德韩今晚死磕 两队渊源颇多

原标题:亚洲导师 请指教

  今夜10时,德国将与韩国展开2018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,面对复杂的小组形势,德国会为争取出线全力出战。纵观历史,亚洲足球的成长过程与德甲或者说德国足球充满渊源。前国青主帅德国人拉斯昨天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直言,相似的纪律性打开了日本、韩国足球与德国足球情缘的开始,而更多日韩球员在德国的成功,也为后续更多日韩球员的到来打下了良好基础。

  登陆德国 先行者车范根

  1960年,传奇教练德特马·克拉默来到日本,为日本国家队参加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做准备。后来,另一位著名的德国教练,来自科隆的亨尼斯·韦斯维勒发现了奥寺康彦并将他带到德国。1977年10月,奥寺康彦成为第一个在欧洲踢职业联赛的日本球员。奥寺康彦首秀几周之后,韩国一代传奇球星车范根代表法兰克福出场。

  杨晨虽然不是第一位登陆欧洲的中国球员(早在20世纪60年代,张子岱就曾效力于布莱克浦),但他却是最重要的开拓者。凭借在法兰克福的出色表现,他被评为2000年的中国足球先生。杨晨在德国开始他的欧洲职业生涯,德甲也成为中国足球最早登陆欧洲的重要阵地。

  日本球员 多数站稳脚跟

  本届世界杯日本队的23人名单中,有7名在德国踢球的球员,冈崎慎司、乾贵士、酒井宏树也是从德甲联赛起步,之后辗转到英超、西甲和法甲,回到J联赛的慎野智章也曾在科隆队效力。

  日本队队长长谷部诚2007年登陆德甲,至今代表沃尔夫斯堡、纽伦堡、法兰克福参加了260场德甲联赛,创造了日本球员在德甲联赛出场的纪录。香川真司在经历了在曼联的不如意后,多特蒙德成为他的福地,也在此成为日本的中场核心。

  法兰克福与日本也有深厚渊源,稻本润一、高原直泰、长谷部诚、乾贵士、镰田大地等日本球员都留下过足迹。而本次日本队的11号宇佐美贵史,更是效力过拜仁慕尼黑、霍芬海姆、奥古斯堡和杜塞尔多夫四支德甲球队。从1977年奥寺康彦第一次登陆德甲至今为止,已经有30位日本球员在德甲联赛中出过场。

  1996年出生的镰田大地,在法兰克福已经有了出场纪录,在老大哥长谷部诚身边,他迅速适应了德甲的氛围;年龄更小的伊藤达也,上赛季为汉堡德甲出场20次,有3次助攻。

  “首先是相似的性格,让日韩球员开始了在德国踢球的生涯,他们到这里,也经过了一些适应,”前国青主帅德国人拉斯在采访中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“但很快,无论是早先的车范根,还是后来的香川真司,他们成为日韩球员的代表,他们在这里的成功,为后来更多球员的加盟奠定了基础。”

  相似体系 提升球员成长

  德国足球和日本足球一样强调整体,这使得近期大批日本球员可以很好地融入到德国足球的体系中。两国足球另一个共同点就是强调纪律。

  克劳琛评价说,对于日本和韩国球员来说,能够到欧洲五大联赛踢球,既代表着认可,又代表着荣誉,同时,他们也深知在这里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“在欧洲联赛中,能够和世界上最优秀的足球人在一起。在场上能够提升技术,在场下可以加深对于足球产业的了解。他们对这样的机会十分渴望,同时也特别期待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证明自己,66开奖,提升自己。”

  不仅是日本足球,之前杨晨、谢晖,包括曾经来自北京的邵佳一和张稀哲,中国足球的很多球员也在德甲得到了成长,克劳琛举例说,“曾经有中国球员在德国踢球,他们都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提升。之前张稀哲在沃尔夫斯堡,虽然没能获得更多的机会,但即便只是和那些顶级球员一起训练,接受欧洲名帅的现场指导,就已经让张稀哲在个人能力、足球技术、足球理念上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。到欧洲踢球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。中国球员应该鼓足斗志,有更高的目标和追求。”

  中国球员 不应总朝钱看

  对于中国球员在德国以及欧洲联赛的未来,克劳琛坦言,现在的中国球员收入非常高,这让他们缺乏到海外去进一步提升的愿望,“在中国,甚至不是国家队球员,都能够拿到很好的薪酬,如果出国登陆欧洲联赛,会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,同时,在薪水方面和在中国不能同日而语,这也让他们在选择的时候,可能会选择留在中国。”克劳琛分析,足球联赛的整体质量是非常重要的。这是顶级球员的舞台,也给绝大多数球员机会。联赛质量的提升对于国家队的成长有着深远意义。“但另外一方面,由于在中超可以很容易获得更多的收入和认可,球员满足现状而失去打拼提升的想法,并不是一件积极的事情。”

  克劳琛直言,“无数成功的经验都可以看到,德国的足球风格和规整的理念,是可以让球员得到快速的提升的。对于球员个人来说,在欧洲赛场踢球,得到的锻炼是巨大的。”

  当亚洲球员踢的越来越好,俱乐部就会寻找更多类似的球员。过去在广阔的亚洲寻找球员很难,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机会。拉斯也说,“从市场的角度来看,如果一家德国顶级联赛球队签下一名符合预期的中国天才球员,为他们打了比赛,那会是非常梦幻的事情,因为他们会获得来自中国的巨大关注度。”